拈花笑,是非境里有閑日(一)

拈花笑,是非境里有閑日(一)

太子妃蕭木槿是大吳皇宮里的一個笑話。舒榒駑襻

    在宮人們看來,她最可笑的地方,就是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個笑話。憑人背后怎樣議論,她照舊每日安閑自若地來往于東宮與皇宮之間,向嘉文皇帝許知言請安,陪他說片刻話,下半日棋,賞幾幅字畫,嘗幾樣小吃……

    她的棋藝不怎樣,字畫很一般,詩文極尋常,女紅更是一竅不通。

    最要命的是,她長得也不像她母親那樣絕色傾城。嫁入吳國時她才十四歲,更是連臉都沒長開。成親之日,十九歲的太子許思顏,看到自己的小妻子頂著沉重的鳳冠呆楞楞地坐在洞房里,本就因另有所愛心中不喜,見狀丟開喜帕道:“怎么娶回一截木頭來?”拂袖離開洞房。

    好在她是蜀國公主,而且是蜀國國主蕭尋唯一的愛女,便是太子不寵她,也會有人照顧得妥妥貼貼。

    她陪嫁帶來大批忠心可靠的侍從婢仆不說,吳帝許知言也對她另眼相待,宮中上下便是背地里再怎么嘲笑,當面也不敢冷落她半分。

    恭恭敬敬把她送入武英殿見駕,領路的宮女自是不得入內,返身離去時,見左右無人,便掩口而笑。

    “果然是個呆子,居然帶著一對蟈蟈給皇上,也不怕人笑掉大牙!”

    “可不是!咱們皇上是什么人?從小飽讀詩書,高貴出塵,她當作和她一樣大的小孩呢,居然帶對蟈蟈進宮!”

    “咦,便是太子妃,也不是小孩了吧?她和太子……成親三年了吧?”

    “三年又怎樣?除了逢年過節,禮節上實在逃不過了,太子幾時正眼瞧過她?心心念念都是慕容良娣和蘇保林呢,只怕……至今沒圓房吧?”

    “看她傻愣愣的像腦袋缺根弦似的,咱們太子嫡仙般的人品,怎會看得上?”

    “成親三年還沒圓房的太子妃,是咱們大吳有始以來的第一個,也算創了先例了!”

    “是啊,太子妃又怎樣,即便未來當了皇后,也不過是錦繡裹著的一尊泥雕木塑……”

    “嗯,比她蜀國那個母后還不如!”

    “噓——”

    木槿已踏入武英殿,一看大太監李隨的眼色,便悄悄地斂了腳步聲,接過宮女奉上的絲帕,拭去額上沁出的汗珠。

    七月流火的節氣,此處只在偏遠的角落置了冰,稍稍借些涼意。大吳嘉文皇帝許知言臥于竹榻上午睡未醒,身上猶覆了件薄薄的線毯。

    木槿輕聲問:“李公公,父皇怎生還沒醒?莫非夜間又沒睡好?”

    李隨嘆道:“這心悸失眠也不是一日兩日的癥候了,還虧得太子妃時常過來陪著說話,這才稍好些?!?br>
   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貓兒閣
日本波多野结衣电影_Chinesevideosex高潮_四虎免费在线观看_波多野结衣一区二区三区视频